桂纶镁:电影对我来说是生活的延续马报图

时间:2020-01-28

  这部于12月6日上映的电影,首周末票房已经破亿,曾经“最卖座文艺片导演”刁亦男这次有了新的“卖点”,新晋“电影演员”胡歌的表演成为影片被广泛讨论的话题。有人说是颠覆性的惊艳重生,也有人觉得比起演电视剧的游刃有余,胡歌塑造这样复杂的角色尚差些火候。相比之下,这次表演更稳的是女主角桂纶镁。

  上一部与刁亦男合作的《白日焰火》,桂纶镁也承受了很大的非议,作为一个普通话里依然听得出台湾腔的女性角色,带着早些年“小清新”的标签出现在东北冰天雪地的洗衣店里,多少有些像格格不入的“闯入者”。而这一次,她铆着一股劲儿,提前把自己晒黑,早早来到武汉在真正的城中村里生活起来。最终拍摄时,几乎是持续着低烧完成了她的表演。

  胡歌说桂纶镁像“一头鹿,敏感而灵动”, 而刁亦男则评价她“做到了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全程用武汉话表演这样一个有质感的女孩。她在这个过程当中表现出了神秘,表演出了世俗,表演出了天真。”

  事实上,《南方车站的聚会》是情节冲突高度集中的影片,刘爱爱(桂纶镁饰演)和周泽农(胡歌饰演)短暂相遇,又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节点。“为期四天的一个故事里面,你的生活里突然有一个闯入者,然后你们经历了一些事件,生命开始有一些转变,心里各种猜测、怀疑、或者是恻隐之心、或者是隐蔽的情感被唤醒。”而在一系列行动中去展现一个完整生动的人,这次的表演要求对桂纶镁来说也是从艺以来最高的。

  胡歌在戛纳接受采访时,说自己这部戏其中一个巨大的压力来自桂纶镁——当他第一次进组见到桂纶镁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对手已经能说一口流利地道的武汉话了。

  桂纶镁为刘爱爱这个角色做了周全的准备。她甚至比导演刁亦男更早地到了武汉,一边学习语言,一边体验底层生活。刁亦男向桂纶镁发出这部电影邀约时,要求她的武汉话“要说得比武汉人还好”。所以过完春节没多久桂纶镁就赶紧到武汉实地学习语言。“我不希望语言成为我表演的障碍,不希望在表演的时候总是想着语言,这样会让我的表演不够完善。”

  一开始,桂纶镁跟着语言老师从每天早上十点说到晚上十点,念报纸,读文章。掌握一些方言后,她就去城中村找那里的长辈们讲话,和他们学搓武汉麻将和打牌。到拍摄的时候如果有当地的临时演员在场候着,桂纶镁也会在休息的时间和他们聊天,她很得意,“当时我的武汉话已经可以骗到很多人了。”

  语言成了演员的武器,让桂纶镁离角色接近了一大步,“武汉话非常的有力量,所以这个方言用在刘爱爱身上的时候,很多我自己本身性格里的,比较温和的那个部分反而会淡化。”

  而更大的挑战来自于刘爱爱这个角色的陪泳女身份,“这个角色真的是我电影的旅程走到这儿,马报图,挑战最大的一个角色。我是一个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我受的教育、我的文化背景跟刘爱爱截然不同。”

  为了体验生活,桂纶镁直接住到了城中村,“剧组有租一个筒子楼的小房子,我第一次走上那个楼的时候,非常的恐惧,垃圾特别多,没有灯,我当时就想,原来刘爱爱是住在这样一个地方。”当时武汉经历了一周的低气压天气,如今回想起那段经历,桂纶镁还记得“住在那里一个星期头都在痛”。

  桂纶镁也经由武汉朋友的介绍去鱼龙混杂的场合观察陪酒的女孩子,“看她们是怎么跟客人互动、怎么展示内心很朴素的那一面和职业中非常魅惑的东西。”她甚至特别易装去了“摸摸唱”的地方,看那些十几二十岁年纪的女孩子,“有些不情愿的低着头,有些人则特别想要展现自己的魅力,想要多挣一点钱。”她还去公园观察“站街女”,甚至“把自己当做其中一员,想看看有没有客人上门”。

  桂纶镁说,“各种生活的体验,让我理解生活辛苦的女性,她是怎么在说话、怎么在与人应对,让整个人可以就像是光着脚踩在土壤上的感觉。”

  “老鹰”,是桂纶镁对刁亦男的形容,“他是一个自由自在的人,有时独善其身,他可以盘踞在天空中,或者是站在树梢的高头,等待他的猎物,直到他看准的时候,他一下子飞猛降下去,捕猎的时候是非常精准的。就像对待他的作品,他一出手就是非常漂亮和精准的。”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刁亦男继《白日焰火》大获成功之后备受关注的作品,因为上一部柏林擒金熊加上文艺片卖出过亿票房的经验,这一次的刁亦男得以以更大规模和更高预算的工业化方式去拍摄他的作者电影。而桂纶镁说,“我觉得他本质并没有改变,仍然坚持自己,非常的纯粹。”

  但桂纶镁也谈到,这一次不同于《白日焰火》的是,“主角多,群演也非常的复杂,所以其实各方面的细节的掌握跟各种调度都更甚。我觉得他仍然是用一个非常沉稳而沉静的步伐走着,可是他更细腻了,更专注在一个他所相信的世界里,并且希望自己能够完全掌握好每一个环节。”

  刁亦男是桂纶镁电影生涯里十分重要的人,谈到和刁亦男的合作,桂纶镁说,自己至今很感谢他。“之前我一直在演一些青春戏或者爱情电影。在遇到这个导演的时候,发现他开启了我的另一扇门。”

  桂纶镁从《蓝色大门》里走出,经由周杰伦《不能说的秘密》被大众所熟知。之前拍摄的台湾电影虽然也大多偏向文艺,但早期也顶着“小清新”的标签,接到大多是偶像剧的邀约。她的作品其实不算多,即便是在所谓女演员最黄金的年龄段里。

  桂纶镁坦言,自己在和刁亦男合作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曾经“非常彷徨”,“因为我一直在走一个不是太主流的路线,一直都只是选择自己喜欢的角色跟电影。我会犹豫是不是应该更靠近大家一些。可是有的时候又过不了自己那一关。”直到六年前遇到刁亦男和廖凡,“似乎得到了一种支持,因为我发现真的有人沉心做作品,可以花六七年的时间去完善一个作品。在这个快速的电影工业里,他过着相对简单的生活,像一个隐士一样,用时间打磨一个作品。我很愿意和这样安安静静做电影的人合作。”那时她才觉得自己找到同类,不再害怕。

  谈及如今拍戏的节奏,桂纶镁说,“我从来没有刻意去寻找一个角色,我拍的戏其实也不多,但是我很喜欢我的生活,我很认真地在过生活,可能在生活的过程当中,你有积累,你有成长,某一个角色就会找上你。我很感谢的是,有的时候某一个角色会把我从生活的困境里拉出来,那个角色会给我一些暗示提醒,给我一些灵感,刚好都很贴近我那个时候生活的某个状态。所以电影对我来说是一个生活的延续,我的角色进来,她带给我什么,我又成长了,继续过生活,在某一个节点,某一个角色又进来,我们又一次经历,我又不一样,又留下些什么。所以好像是一个互动的过程里,丰富了自己的人生。”(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马会管家婆彩图|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铁算盘| www.0633333.com| 铁算盘玄机| www.kj036.com| 四海图库印刷图源| 波肖门尾图库533cc| 三中三赔率| 香港挂牌39977| www.9090989.com|